闲言碎语 · Essay

亲姐弟之间应不应该避嫌?

•̀.̫•́✧ · 12月6日 · 2019年本文5030字 · 阅读13分钟211

前言

必须得避,特别是你姐十六,你十四左右,信我,因为这个年龄段女孩子发育比男孩子快得多,所以你大概率锤不过你姐,首先得穿厚裤子,最好是牛仔裤,虽然我姐不是专精撩阴腿,但是她的开天辟地宇宙无敌大爆炸三百六十度无差别回旋踢会有一定概率让我大哥中招,我都面色酱紫五官皱缩躺地上像弓背虾米一样成为捂档派了,她还会继续攻击,得揪着我耳朵给我提起来让我认错。

正文

我一辈子记得,那天,我只是把她电话号码,qq号,还有一两张她平时臭美的自拍卖给了一位有需要的高年级学长,嘿嘿嘿,十块钱,用来给我的美女同桌充了黄钻,当时美女同桌看我的眼神都不一样了,我摸下头发,无所谓啦,小钱啦……

我已经缩在墙角了,拿个枕头挡在身前,拼命认错换来的是无情殴打,我急中生智:张可可!劳资是老张家的独苗苗,你给我打出什么问题了,老张得把你锤爆!我这句优雅而不失威严的反驳把这个神经病给气笑了,她说:劳资以后去做变性手术今天都得把你收拾好了!没办法,那天老张回家,从地上捡起弯曲的衣架看着躺在床上如死狗的我若有所思。

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第二天,她同学告诉她三中门口的电线杆子上帖着一个把脚丫子往嘴里塞的穿开裆裤的小女孩照片,下面还粉笔写着姓名:张可可,种族:食人魔……那天我并没有被锤,令我十分费解,放学了我还特讨打的问她:姐,你发现什么奇怪的东西没。她特心平气和的对我微笑。劳资当时鸡皮疙瘩就起来了,一米五的我在大太阳下冷汗直流,奇怪的是都到周六了都没出什么妖孽。我姐真的长大了…………

才怪!老张把我从秘密据点提着脖子拉出来,我面如死灰,他喵的黑网吧在居民楼三楼都能抓到我,绝对是张可可这个崽子搞了鬼!我的小伙伴们都在跟老张说:叔叔我们错了,我们这是第一次来。老张摆摆手:没关系,孩子们你们先回去,我回家再跟你们爹妈通电话。小伙伴们都愁眉苦脸像便秘一样看着我……

连累了我的死党们是次要,我知道我完了,回到家,我很自觉的进门就跪在门口认错……但是这次老张是真要下狠心断香火了,提着我的腿,让我倒立着,把我的头往水桶里面放,放一会儿听我咕噜咕噜几声又提起来,然后再放下去重复此操作!我也是有血性的男人!老张,我妈知道了得锤死你,我妈就我一个儿子,你等她出差回来……咕噜咕噜咕噜咕噜……我劝你别让我妈伤心……咕噜咕噜…………爸,我错了,我真错了,再也不去了,真是第一次去……咕噜咕噜……真的没下次了,再也不了,亲爸啊,放我一次……老张刚刚有消气的倾向,MVP(MMP)出场了,张可可笑颜如花:爸,别揍我弟了,我弟零花钱也没有全用去上网,还给他同桌妹子充黄钻呐,放他一次吧(我放nmg…)虽然我脚被提着,但是倒立着的我还是能看出老张脸色更不好看了……

我一个人受尽委屈在被子里哭泣,用老年机搜“长时间倒立对大脑是否有伤害”。但是我体内老张家的血液里涌动着无穷的力量,我得复仇,老张我是锤不过的,而且老张人狠话不多,断了我的生活费我就凉了,那不好意思了,只能让亲爱的老姐承受我内心的愤怒了!

老妈经常失眠,药盒里找到了安眠药,我还是得看着剂量来,别把我姐药死了,放进小崽子专用绿色小陶瓷杯……晚上,她没动静了,睡着了,嘿嘿嘿…我拿着剪刀,摸进了她的房间,当天晚上,我托尼老师附体给她来了个瞎j八剪发型……

我觉得安眠药可能质量不好或者是我放少了,凌晨四点张可可就发疯一样冲进我房间了(早知道我就把剪下来的头发收拾收拾,她就没这么早发现了)但是令我意想不到的是,她哭了……我已经几年没有见过她哭过,我感觉是有点过头了,但是看着她这个鸡毛发型,我笑了,我可开心了,我亲爱的姐姐虽然哭着,但是还是依然在捶我,拖鞋嘛,物理攻击不高,我并没有哀嚎,也没有反抗,而且这次她哭了嘛,所以我只是按照以前挨打一样做出死狗防御招式。

累了,她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去睡觉了,我也以为就这么过了,但是我每次在家喝水都会仔细观察,倒掉重新加水,tm的毕竟生活在一起,百密也有一疏,我中招了,在沙发上醒来的我马上摸了摸头发,第一把,还好耳发还在,第二把,没有不对称,第三把,中间没了!厕所一看,凉凉……中间剃光,两边留长,说的就是我。我宁愿剃光头也不愿意剪这种发型!饭桌上我给老张说:“爸,给十块钱剪头发吧,我这发型不行啊”。“爸,我弟今天放学好像还在网吧门口张望”“爸,给十块吧,当我借的,以后长大还你”老张终于开金口了:“滚”。

上学路上的我想着美女同桌会投来嘲笑的眼光,气急败坏,行,劳资剪不了头发,你也别想好过,你戴帽子是吧,我朝着张可可的背影飞奔过去,一套行云流水的一米五跳跃攻击抢下了帽子扔进了旁边的水沟(我当时真傻逼,不知道自己戴着)。她捶了我过后,我俩神经病姐弟顶着神经病发型进了学校………

写到这里,我想平复下心情,虽然我们以前玩得比较过火,但是我非常怀念和她在一起的日子,然而已经真的真的真的回不去了!

生活就像电视剧,让人猝不及防,现在我已经大二了,而我亲爱的姐姐在不久前因为一场车祸成为了植物人,我流着眼泪把这篇回忆写完,回想着你我经历过的每一件事,我真的很想你醒过来,我想告诉你老妈已经不经常出差了,老张也没那么暴躁了,但是一切都回不去了!我真的心如刀绞。当我看着你出事监控,一辆拉猪的三轮车把在街边的你撞到,你还想挣扎着爬起,结果车上的猪一个一个跳下来把你踩成了植物人!看到这里,劳资都编不下去了,想着那个画面我都要笑喷了,张可可,如果你不幸看到了,千万不要多想,可能只是重名,又恰好你也有个弟弟,都是巧合,我匿名了,我不是你弟啊,我没把你写死,很不错了啊。你可别来找我,你的电话已经进了我黑名单了,你有本事也别飞来我大学找我啊,别来捶我啊,我能活到现在已经是奇迹了!

亲姐弟之间应不应该避嫌?-歪?是3.1415926吗

再更

为什么你们都爱看暴力老姐在线捶弟?你们都没被姐姐捶过吗?我觉得相关法律应该规定在弟弟没有姐姐高之前,禁止姐姐和弟弟有肢体接触,有个亲姐真的痛苦呀!我再写点吧,让你们认清这个心肠狠毒的女人。我印象中张可可很少哭,上面说了本专业发型设计师给她剪个头发哭了一波,还有一次是在她四年级的时候。

虽然同是老张家的血脉,但是我们俩还是有本质的不同,本人感觉她十分的幼稚可笑(“幼稚得可笑,可笑得发指”她经常用这句话来嘲讽我)

四年级的她床头还放着芭比娃娃,而我就不一样了,二年级的我就已经成为军事演习指挥官,但是即使经验丰富的本司令也没想到周末下午的演习发生了意外,我的泰罗大哥在窗台上准备对敌军进行空袭时,踩划了,掉下了三楼……

本司令看着捡回来少个腿的泰罗大哥悲痛欲绝,他是一个勇敢的奥特曼战士,怎么能少个腿!我得救他,聪明的我趁小崽子看小魔仙溜进她的房间,从她床头拿了个芭比(这败家玩意儿零花钱比我多天天给娃娃买新衣服换着穿)……拿了卷胶带和美工刀,我溜回了房间。

经过我的不懈努力,这场难度系数非常大的肢体嫁接改造手术非常成功,我泰罗大哥已经能勉强站起来了。我还没来得及擦擦额头的汗水,小崽子就进来了(小崽子进我房间从来不敲门,真是想锤她),我拿着瘸腿芭比和截肢泰罗尴尬的看着她……

我边被她打得在地上旋转,边跟她解释“其实换腿和你平常给她换换衣服差不多”“手术前我问过她,她说原意为英雄献身,她默认同意了”这个小崽子一直捶我到中午吃饭,还抢了回她的瘸腿娃娃,当着我的面把我泰罗大哥另一只腿踩断了。

等她走后,我擦干眼泪捡回我的大哥,他是英雄,只是受到了我的连累,再去偷个娃娃不现实了,她把房间门锁了,而且估计成功了我和我大哥的头都会被踩飞。但是,聪明的我是不可能这么放弃的,我踩在板凳上从鱼缸里把张可可养的小王八捞了出来,再用上前面没用完的胶带……

我泰罗大哥骑着小王八以后就跟关羽大哥一起并入骑兵连了……在进行集团式冲锋时,我正在操纵关羽大哥,结果小王八突然发疯从窗台冲了下去,今天真是中了邪了,窗台双杀!

我心里一紧,tm挨打还没超过两个小时,小崽子知道了得捶爆我的头,我赶紧跑楼下捡了回来,还好没丢,但是这小王八就是不伸头出来了,这样下去不是个办法啊,从小就有医学天赋的我把小王八放煤气灶的电子打火器上,开始电疗,希望能救活它,别说还真有用,他头和四肢都伸出来舞得可欢了,我真tm是个天才,好巧不巧小崽子出来喝水听见厨房滴滴滴的声音……

小崽子估计是联想她上午才瘸腿的芭比,眼睛红着眼泪就下来了,可怜的我被从厨房踢到客厅,客厅揍到卧室,卧室捶到阳台。在半个小时过后确认小王八凉了过后,张可可拿着扫把冲进我房间再次爆捶我一顿。

晚上老张看着头上肿个大包的我,对张可可说“女孩子要温柔一点”然后小崽子从房间里拿出死王八和瘸腿芭比摆在茶几上,结果重女轻男的老张抬了抬眼皮按着太阳穴对小崽子说“下次还是买个棍儿打”

张可可不仅喜欢动手,还喜欢言语羞辱她的亲弟弟。小时候过年回农村跟着她屁股后面去跟亲戚拜年,她笑嘻嘻的对别人说:“后面这屎蛋儿是我弟”

什么叫屎蛋儿?我不就是鼻涕流着,因为到处野身上脸上有点脏吗?难道我亲爱的姑姑还看不出这是她帅气的侄儿?用得着你画蛇添足来个屎蛋儿?要不是捶不过你,我头给你打歪。当然,这只是我的心里活动,毕竟打不过她,男子汉要隐忍,跟在她屁股后面收波红包,顺便用小崽子的新买的花裙子擦个鼻涕,这波不亏……

晚上满身伤痕的我跪在小崽子面前,小崽子从竹扫把里面扯出了一根竹条在我面前耀武扬威,有血性的男人都是会隐忍的,我也不例外,所以我跪着流着眼泪解释说姐姐穿花裙子太好看了,像仙女一样,我只是想闻闻小仙女身上的香味不小心蹭上了鼻涕。只希望亲爱的姐姐能别全收走红包留一个给她的屎蛋儿弟弟,让我去商店买把玩具枪在院子里当一次大哥。当然,蛇蝎心肠的小崽子没有满足我的愿望还再捶了我一顿。

当然我也有和小崽子和谐相处的时候(真tm是和谐相处!)初一下期,我死党飞机天天请上网请吃烤肠,我问了他致富秘诀,后来知道他这个狗东西居然骗了家长的补课费,真是令人不耻!

回家我跟老张解释什么还有1900多天就要高考了,该努力了,什么冲刺一波英语突破五十分上限什么的……

五百块到手!天呐,我还从来没支配过这么一笔巨款!但是才花了不到二十块,小崽子就通过未知的原因知道了?????!她还真是我肚子里的猪肉绦虫。老张要是知道我黑了他的钱估计我要钱的那只手不保了。

没办法,那一个月,姐姐渴了给倒水,姐姐累了给捶腿,一有状况她就用五根手指张开比一个五暗示我,劳资累死累活当了一个月模范弟弟,看得老张都觉得我是不是得病了。

真正的男人要懂得隐忍,终于让我抓到了机会,她买了条小裙子,我在垃圾桶里找到了小票380大洋!这小崽子,终于轮到我翻身了,以你平时乖乖女形象老张知道你黑了他的钱不得让你原地暴毙?

等我走过去,小崽子还躺沙发上吃雪糕,真潇洒,我一把抢过雪糕塞嘴里,冷笑着:“380买条裙子还剩100吧?先给大爷倒杯水我再跟你仔细谈谈”。张可可看着我突然笑了,然后她爬起来动身了,还是挺自觉的。

本大爷躺沙发上吃着战利品等着伺候,小崽子走过来没给大爷我倒水,倒是扔了个信封,笑着对我说:“你的480一分没动,爸今天上班前给了我400块,说让我买衣服剩下留十块给你做这个星期生活费(老张可真是个重女轻男的好模范,女儿给390,儿子给十块),你姐姐我心好给你留了二十,不过估计你现在用不上了”。

我连忙翻身跪得笔直雪糕往她嘴里塞,解释着什么猪油蒙了心,世上只有姐姐好什么的。果然还是姐姐疼弟弟,这个小崽子当天晚上把我举报了。

我被老张打得缩在桌子底下,老张把我拖出来继续捶,我满地打滚都没用,机智的我马上开始浑身抽抽,让老张以为独苗苗被打出什么问题了,可是老张是个狠人啊,更用力的几棍儿下去,硬是把浑身抽抽的我打回了正常形态……

直到现在,我抢她一口雪糕她都得揍我一拳,都22岁的人了还得和我一个10岁零120个月的人斤斤计较,真的是幼稚得可笑,可笑得发指!

总的来说张可可从小到大不像其他女孩子用掐啊揪什么的,一直是拳头和飞踢。蛇蝎心肠罪大恶极女变态女拳霸最毒妇人心,还有好多词语都可以形容我这个亲姐,这种人没有M体质的男人是不会要的。各位要是周围有叫张可可的人也别去瞎问,免得被小崽子看到了,给小弟留条生路,本人从小就苦,从来没觉得有什么姐姐的爱,但是姐姐的捶,姐姐的打,姐姐的旋转飞踢、死亡肘击什么的倒是吃过不少。

所以本人觉得所有能从姐姐魔抓下长大的弟弟都是英雄好汉,虽然我匿名,但是我也是英雄好汉。刚刚迅雷滴了一声,我要开车了,正所谓开酒不喝车,喝车不开酒,我先敬各位英雄好汉一杯。

1 条回应
  1. 狂拽2020-9-12 · 18:38

    厉害